收藏家林军:期货大佬不能用赚多少钱来衡量

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99)

  林军,1970年生,上海人,职业高中毕业,曾做过公交公司电工4年,小学四年级开始集邮,开始收藏钱币。

  1992年从100张股票认购证起步踏入证券行业,1994年做多国债期货赚到第一个100万,2002年开始研究基本面,在大豆的上涨行情中翻了五倍,2003年做外盘时每天在电脑面前13个小时,甚至不希望有休息日,2005年做空铜大亏,差点跳楼,2005年底把自己住的唯一一套房子卖掉开始做多股票获得巨大收益,2007年9月在股市成功逃顶,2008年做空铜2009年做多商品翻了十多倍,2009年8月开始在贸易、股权及艺术品方向开展多元化投资。

  现为香然会金融俱乐部董事长,拥有价值数亿的房产、价值数亿的收藏品、价值数亿的股权和金融资产。

  在交易体系上,林军最初主要依靠技术分析,之后开始关注基本面研究,再到后来宏观层面研究体系的构建,直到最后实现了三者的有机结合。为了对冲风险,林军将赚到的钱进行分散投资,第一部分继续做期货投资,而且是多元化投资组合;第二部分用于投资固定资产;第三部分用于投资实业和股权。现在也投了不少钱给一些知名的期货私募机构或操盘手管理。

  林军的藏品以明清时期古典黄花梨、紫檀、红木家具和玉器为主,其中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购的孝庄皇后用过的凤床据说价值2亿。

  期货市场是一个财富快速转移的市场,不能以今天暂时拥有的财富来衡量是不是期货大佬。

  我觉得两种人可以成为市场的赢家,一种是像孤狼,平时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,下手极狠,断臂极快(看到有机会的时候冲的速度和力度是非常大的,一旦形势不利,砍仓也是极快的);第二种是综合能力比较强,武功非常全面,不在乎一招一式,不在乎一个品种上赚多少钱。

  期货市场就像海洋一样,我能做的就是像海一样不断地去吸收,这样自己的认知和各方面的能力都能提升。

  纯粹靠技术分析做交易有重大缺陷,特别是像出现头部和底部的时候,底部会出现单日反转,头部会出现断崖似的下跌,在下跌之前,从技术分析上是看不到下一分钟、下一个小时会有反转迹象的。

  期货交易,纯粹地靠技术分析就相当于开了一辆法拉利,以三百迈的速度往前开,你还用油漆把挡风玻璃涂黑了,只是不断地看后视镜。

  纯粹地做基本面分析因为不知道出场点和入场点,往往你看多做多最后行情也涨了,结果可能还是赔钱。

  首先从宏观面分析一定的经济形势,这些经济形势对每一个微观品种会产生什么影响,再看微观品种的供需,如果出现交易机会,再用技术分析,找一个好的入场点。

  在别人看来我只是一个从业人员,但我认为我是来交易我的人生的,我20岁入行,我把人生最美好的那一段时间都赌进去了。

  人是被局限住的,做任何生意都需要本钱,第一个本钱是在这个行业里的资历,第二个本钱是金钱。

  做期货就是在交易的过程中不断地失败,而只要你在这个市场中你就无法摆脱这种苦难。

  做期货最谷底的时候考验交易者的韧劲和资金的抗风险能力,而最巅峰的时候考验能不能把自己膨胀的自信心收缩。

  在一个市场中赚过一笔大的,往往后面就很难赚到钱,你就需要开拓新的市场,看新的市场是否有被低估的资产。

  信心是毁灭你的最主要的东西,规模扩得越大,一旦失误,就越不容易出场,死的速度也更快,而且死掉之后很难再有机会翻身。

  艺术品既有商品属性,又有艺术属性,还有金融属性,它的金融属性还没有被挖掘出来,所以未来还有升值空间。

  只要是被这个世界所认同的真善美都应该去体验,遇到苦难也应该有乐观的心态。

  终有一天,经过我们的努力,未来的世界将没有贪婪、偏见、私欲和对抗,只有希望、梦想、尊重和安慰。我们的人生将见证这个美好世界的来到,并把自己塑造成适合未来的人。

  问:林总您好,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七禾网的专访。您曾说过在期货市场赚了钱的大佬级人物应该为这个行业正名,主动承担一些行业责任。请问,您觉得赚了多少钱才称得上期货大佬?期货大佬应该为这个行业主动承担哪些责任?

  林军:赚多少钱都不能算期货大佬,因为这个行当不是以钱多少来决定你是不是期货大佬,今天可能你赚了很多钱,但没几天就赔光了。期货市场是一个财富快速转移的市场,不能以今天暂时拥有的财富来衡量是不是期货大佬。我认为期货大佬是对这个市场做的贡献足够大,做了有利于这个市场发展的大事,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大佬。大佬要具备三个条件,第一是能力大,第二是心胸大,第三是能担大责任。我相信这三条所有的期货参与者都会认同,具备这三条的可以称之为当之无愧的大佬。

  问:期货参与者输多赢少,赢家是市场的稀缺资源。就您20余年金融投资的切身感悟而言,您觉得具备哪些素质和能力的人能成为市场的赢家?

  林军:我觉得两种人可以成为市场的赢家,一种是像孤狼,属于冷血杀手一类的,平时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,下手极狠,断臂极快(看到有机会的时候冲的速度和力度是非常大的,一旦形势不利,砍仓也是极快的)。第二种是综合能力比较强,武功非常全面,不在乎一招一式,不在乎一个品种上赚多少钱,他的投资理念是追求长期复利的,不主动做赚100%以上的打算,每年只需要赚30%-50%,这种人也是能在市场上长期生存的,也能成为市场的赢家,因为他的心态好,可能一年只做确定性的几把行情收益率就有了。

  林军:第一我觉得是对资金的管理能力,古人云人不压财,人不压财是一种缺乏管理能力、不会理财的表现,从几百万到几千万之后,你却还在用几百万的操作手法来操作几千万,那必赔无疑,想在这个市场中长期生存,光靠运气是不行的。期货市场有太多坐电梯的,一下子上去到高点之后就直线下来,而且下来的速度比上去的速度还要快。第二是周围的人、事、物会发生巨大的变化。人是在不断学习的,从几百万到了几千万的身家,如果你周围人还是原来那帮朋友(比如生活上的朋友),你与他们交往很深,但这些人不会给你带来太大的进步。我仔细研究过,不是说要把过去的朋友抛弃,首先你的成功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人生失败的打击,他们的心态一下子就变差了,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;然后是如果他们有这样的心态,那又怎么会把正能量传递给你?你生活在一个曾经是有正能量的氛围,但是一下子又大多变成了负能量,就无法成长。这种情况我碰到过很多,以前我比较木讷,不大在乎别人怎么想。不过这种负能量只是造成失败的次要原因,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自己。第三是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善生活,要买房,换车等等,像微信上讲到有个女的看到朋友家床单很漂亮,她就想我家的床单太破了,我也要去换一个床单,结果发现床上用品、床等等的都旧了,都要换,结果换完之后,发现整个房间的装修不搭调,就琢磨着房子也重新装修下,最后发现身边的老公太老了,最后就把老公换了。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,很多时候我们都安于现状,但一旦发生改变,就不是一个结束,而是一个开始。

  问:您原本是公交公司的电工,而现在却成为了横跨金融投资、艺术品、股权投资等领域的领军人物,您觉得自己一路走来不断升华突破的核心因素是什么?

  林军:首先我觉得需要自我激励,不断地拿成功人士作为例子,我跟很多人说过,我最喜欢的就是看人物传记,两个星期前我还在看传记,这是励志的动力之一。以前也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去学习,周围有能力的人也不多。第二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,我的动力来自于我的兴趣爱好,刚开始做期货是对钱的兴趣,后面期货就慢慢变成了我的事业,钱也是主要动力之一。最近这两年我自己去读了比利时联合商学院的MBA,我都是自己写毕业论文,我不光要学期货的知识,还要学管理学的知识等等。这个市场就像海洋一样,我能做的就是像海一样不断地去吸收,这样自己的认知和各方面的能力都能提升,否则你不学习,没有知识积累,你的眼光、视野局限永远都不可能成长,你就会安于现状,因为你总是参照周围的人。从小到大我看过来都没有看到几个人是成功的,因为我们小时候的环境太差了,周围没有成功人士。我经过统计,平均200个交易员里才能出1个持续赚钱的。每一千个人里出1个人才,一千万人才出1个天才。我们小时候周围的圈子没有这样的人口数量,认识的人也就一两百个人。所以我觉得我升华突破的核心因素就是学习能力和自我激励。

  问:您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集邮、收藏钱币和古玩,这是不是说明您从小就有“投机”细胞、“价值发现”细胞?您现在的古董家具收藏和当年的集邮是否有点联系?

  林军:我从小就喜欢这个,我发现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爱好,我是一看见古玩就喜欢上了,就像看我老婆一样,第一眼看到就觉得非常投缘。很多人都跟我一样,有一个爱好都是终身的,我这种爱好可能也是天生的,我周围的人都没有收藏的爱好,但我一看见就喜欢了,当时我爸妈还比较反对,后来是因为我赚到钱了,他们才不反对。现在的古董家具收藏也算是当年集邮养成了收藏的习惯。邮票毕竟时间短,没有那么多历史文化的承载,古玩就不一样了,中国将近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就在古玩里。这几年,我是慢慢从收藏器物转变为研究古典艺术和文化。

  问:您在期货市场最初主要依靠技术分析,之后开始关注基本面研究,再到后来构建宏观层面研究体系,直到最后实现了三者的有机结合。请问做交易如果纯粹靠技术分析有何缺陷?

  林军:这样做交易有重大缺陷,特别是像出现头部和底部的时候,底部会出现单日反转,头部会出现断崖似的下跌,在下跌之前,从技术分析上是看不到下一分钟、下一个小时会有反转迹象的,而基本面可以帮助你判断价值区域(头部区域、底部区域),基本面就可以看到这些技术面看不到的东西。比较极端的讲法,特别是期货交易,纯粹地靠技术分析就相当于开了一辆法拉利,以三百迈的速度往前开,你还用油漆把挡风玻璃涂黑了,只是不断地看后视镜,那可想而知,这辆车子怎么可能不撞车,因为技术分析只反映过去,不反映将来。

  林军:纯粹地做基本面分析缺陷也很大,因为你不知道出场点和入场点,往往你看多做多最后行情也涨了,结果可能还是赔钱。因为期货是用了杠杆交易,不像股票没有杠杆,做基本面只要扛着,把股票行业、报表、发展前景全部吃透,最终你是会赚到钱的。而期货用了杠杆之后,你可能就扛不到那一天,因为第一是资金和心理上都支持不住波动带来的亏损,第二是时间上还要换月。所以技术分析是帮助我们找好的入场点和出场点的一个工具,你不会用这个工具,只会猛打猛冲是不行的,就像武打小说里写的,砍人也要有技巧,像程咬金的三板斧就是技巧。

  林军:刚开始我研究技术分析,后来觉得技术靠不住,有重大缺陷,就变成基本面分析,然后做到两者有机结合。后来发现这两面还是有问题,还缺了一个宏观层面的研究,只有用宏观才能把这两者统一起来。这三者的结合是必须的,我的结合是先大后小,首先从宏观面分析一定的经济形势,这些经济形势对每一个微观品种会产生什么影响,再看微观品种的供需,如果出现交易机会,再用技术分析,找一个好的入场点。

  问:您在期货市场有过数次大赚,也有过亏损到差点跳楼的情况,请问当年您大赚时的感受是怎样的?大亏时的感受又是怎样的?

  林军:大赚的时候人的自信心极度膨胀,感觉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做不了的事情,也没有你不能成功的事情。大亏的时候,受损失的不仅仅是钱,我觉得每一个有自杀倾向的人都不完全是因为钱,逼着你跳楼往往是多种因素,第一他是觉得自己傻,第二是觉得自己不适应这个社会,想重新来过,有很多无法负担的债务。当时我没有跳楼,就是因为我没有负债,我都是拿自己的钱在做,没有借过任何钱,如果有一笔山一样的债务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会跳楼,因为你也不知道钱什么时候能还清,而且你会对你的人生失去信心,因为你觉得人生太失败。我已经在这个市场中做了近15年,整个青春已经在这个市场中了,几乎也没有什么回头的机会,我无法改行,我曾经有几次想转行,但最后都没成功。到了35岁,以我当时的学历、工作经历,我能到哪一行去做?另外,我以交易为职业,最后在重大问题、重大决策上还有这么大缺陷,包括资金管理、行情判断都有重大缺陷,都在怀疑是否能在这个市场上继续生存下去。我交易期货,在别人看来是一个从业人员,但我认为我是来交易我的人生的,我20岁入行,我把人生最美好的那一段时间都赌进去了。

  问:在您大亏时,为何对金融投资仍然不离不弃?当时您对未来有必胜的信念吗?

  林军:在自杀倾向的时候,没有必胜信念,但是除了那一刻,我还是有必胜信念的。这么多年来遭受多次失败,大的就那么一次,小的有无数次,去年还亏了一次。因为人不知道将来,所以必胜信念还是有的。

  林军:因为你总得活着,首先这么多年来我就是靠期货和股票赚钱来维持我的生计的,除了这个我也做不了其他的,所以不是说不离不弃,而是无法离弃。人是被局限住的,做任何生意都需要本钱,第一个本钱是在这个行业里的资历,第二个本钱是金钱,第三是长期积累的人脉关系,这三个都没有又凭什么改行做其他的。所以我现在都不劝人做期货。

  问:很多做期货的人都在期货市场经历过苦难,有些人承受住了苦难,并且在苦难中茁壮成长,有些人则在苦难中揠旗息鼓,甚至自暴自弃。就您看来,期货交易者应如何看待“苦难”?什么样的人才能承受苦难,把苦难化作成长的营养?

  林军:这个问题我一分为二看,第一,我自己不会把苦难当成享受,作为一种乐趣。但是一旦面临苦难,或者经历苦难的时候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坦然面对,放眼将来,这时候你就要坚信一切都会过去的,幸福终会来临。做期货本身就是交易的过程中不断地失败,而且这种苦难是只要你在这个市场中你就无法摆脱,我们期货界的两位大佬都无法摆脱,在某一段时间内他还是会感到痛苦。像中国的玉,质地是非常纯正的,最好的和田玉,透闪石的比例是99.9%;第二,玉有一定的硬度,达到摩尔系数7是可以划玻璃的,用最尖锐的美工刀是划不动和田玉的;第三,和田玉不仅硬,而且韧,用两百倍的电子放大镜去看是一种毛毡状的结构,有非常强的韧劲,这帮助它在河床里不断地冲刷翻滚,最后,最硬的变成了细沙,最不硬的变成了泥,有韧劲的就存活下来成了籽料,经过几千年几万年与其他石头的碰撞、翻滚、河水的冲刷,最后形成的那核心的部分就完全独立于河沙,这是最精髓的东西。我觉得玉文化最能代表中国文化,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、苦难史。

  问:做期货有时难免会跌落谷底,有时也可能站上巅峰。请问当处在谷底时,最考验交易者的是什么?当站在巅峰时,最考验交易者的又是什么?

  林军:最谷底的时候我觉得首先就是考验交易者的韧劲。第二是考验资金的抗风险能力。最巅峰的时候考验的就是能不能内敛,所谓内敛就是把自己膨胀的自信心收缩,给自己浇盆冷水,不要不清醒。“上帝要使人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”,自信心膨到顶的时候就是你最疯狂的时候,这时候往往面临着更大的灾难。

  林军:没有,改变不了,还是很激进,唯一能做的就是管理更少的钱,把自己管理的钱更多地分散出去,因为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激进的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  问:在以往的交易中,您成功抓住了股票市场2005年-2007年的牛市,也成功抓住了期货市场2008年的熊市和2009年的牛市。请问您通过哪些方面判断牛熊市的开始和结束?如何做到在牛熊市的转变中成功切换方向?

  林军:首先是你要多次经历牛熊的变化,然后多角度、多维度地去观察不同的市场,从市场的涨跌、繁荣与低迷中寻找机会。你观察市场越多,你就越能在不同的市场中找到机会,所以你切换得更好。在一个市场中赚过一笔大的,往往后面就很难赚到钱,你就需要开拓新的市场,看新的市场是否有被低估的资产。

  林军:对。因为对我们投资来讲,时间才是我们真正的财富,所以我们要更好地利用时间,让资本发出最大的使用效率,就是所谓的周转。做生意讲究的是周转率而不是毛利率,没有毛利率虽说无法赚钱,但并不能追求绝对毛利率,周转率比毛利率可能更重要。一年做100%的收益和一个月做20%的收益,一年做12次,两者明显是后者更合算。

  问:您觉得现在期货市场的市场结构、波动节奏、参与人群等和五年前、十年前相比,有何不同?您觉得对个体交易者来说,赚钱是越来越艰难了,还是越来越容易了?

  林军:有本质的不同,现在明显市场参与的人太聪明,傻子明显不够用了。对个体交易者而言,现在赚钱越来越难,这是我问了很多人,得出的结果。开始我以为是我变笨了,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,所有的人都变聪明了。

  林军:因为泥鳅能制造波动率,没有波动,市场就是死水一滩,散户的资金能力有限,不能制造这个市场的波动,散户是因为这个市场有波动,觉得有机会,才会参与这个市场,那么谁能制造这个市场的波动?就是这个市场的大户。

  问:有人说做期货需要“盘感”,也有人说“盘感”不靠谱。您怎么看?您觉得什么是“盘感”?您自己在交易中会不会凭盘感交易,您觉得自己的盘感如何?

  林军:盘感就是交易的感觉,因为盘感无法量化,所以不靠谱。感觉最不靠谱,你的感觉会变,会根据时间、价格、成交量等等都会产生变化,所以感觉是会变的,不靠谱。我会凭盘感交易,我的盘感还可以。但有时候盘感会跟我执着的某一个信念有冲突,但往往最后盘感是对的。

  问:您现在做交易时,经常会去“试单”,请问您试单的成功率如何?试单的目的是什么?

  林军:我试单的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。打仗的时候总要派侦察兵先去侦查敌情,因为做交易的时候可能会有盘感,或者对基本面形成判断,所以首先得先下一笔单子去找感觉,为后面的大部队进攻做铺垫。

  问:您曾花了一些时间和金钱去培养交易员,结果如何,有没有培养出您满意的人选?您觉得优秀的交易员主要是靠天赋,还是靠自己努力,或是靠老师培养?

  林军:没有满意的人选。因为我们培训的人数不够,合格的交易员是两百人中出一个,培养不到两百人的基数是不够的,而最优秀交易员是万里挑一,按照市场三十几万的交易员来看,我觉得其中能真正赚到钱的人也就一两千人。优秀的交易员需要有天赋和后天的努力,以及老师的培养。自己不努力不能成功,没天赋也不行,天赋是基础,老师就相当于有贵人相助,靠自己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,但是闭门造车也不行,得有人教你一招两招的,像武侠小说中的大师都是这样,遍访名山,遍寻名师,最后把别人的所有的绝招融会贯通,吸收创造,变成自己的绝招,成了一代大师。

  问:您觉得自己在交易上的理念、手法、成功经历能复制到别人身上吗?您觉得自己今后在期货市场还能复制自己当年“短时间翻十倍甚至更多倍的收益传奇”吗?为什么?

  林军:这个复制有两种讲法,全部复制是不可能的,别人能吸收我的一些经验和投资理念、手段,达到有限的部分复制。因为人从基因上就是不同的,世界上连一模一样的人都没有,双胞胎都有性格上和智商上的差异,所以不存在完全复制。我觉得自己做不到复制当年的传奇,一是因为心态,对资金的追求的类似于激情的东西我已经不存在了,年纪大了,已经折腾不起了。投资理念与你目前的规模,包括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一脉相承的,如果我还去挑战极限,追求这种过高的回报,对我来说带来的损失可能是致命的。

  问:不少朋友说期货行业进入了资产管理时代、私募机构的时代,您认同这样的观点吗?您觉得哪些类型的机构或个人能够在这个时代获得最快的发展?

  林军:我不但认同这个观点,我还会花出一部分精力去推动这个事件,以前是由散户为主导的市场,多年之后,这个市场一定是以机构为主导的,机构是公募加私募,现在散户和机构投资者占的比例是7:3,我觉得以后散户很难占到30%了。

  能够最快发展的,是交易明星,明星基金经理和他所处的团队,考验他能力的第一是交易能力,第二是风险控制能力,第三是对人才的管理能力。我觉得风险控制应该特别讲一下,因为成就你的也是毁掉你的,成就你的是你的交易能力和规模,因为对自己的交易能力有信心,所以会扩大规模,但是这个信心是毁灭你的最主要的东西,规模扩得越大,一旦失误,就越不容易出场,死的速度也更快,而且死掉之后很难再有机会翻身,因为明星基金经理一朝成名,却也会因为一次失败就万劫不复。这市场有太多的赌一把赌对了,但是很快又归于平寂的人,就像一棵树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所以不要追求高度,要追求广度。以前我看到一些巨大的树,它周围还是有很多比它矮的树做依托,它在大的树林里,比别人高一点点是可以的,如果一个草原就长一棵树,树又长的很大,这棵树活不了多久,没几天不是被雷劈就是被风吹倒。

  问:您现在自己的一部分钱有交给相关投资机构、操盘手打理,请问盈亏情况如何?您主要选择哪些类型的机构或个人为您理财?

  林军:盈亏情况分两部分,机构基本赚钱,操盘手目前盈亏对半。目前我想的,首先是不找冠军,甚至我不会考虑前三名(期货领域)。第二是理念,像操作手法、风险管理都比较成熟的团队。第三是面谈的结果,交易成功的理念、手法等等都是有趋同性的,我们就会去找这些趋同性,而不会出现一个想法很奇怪的人老在市场中赚到钱,我相信赚钱的逻辑是相同的。

  问:您在浦东陆家嘴600663股吧)区域投资运营了一个金融俱乐部——香然会,请问您创立和运作这个俱乐部的初衷是什么?它主要面向哪些群体?它主要的功能是什么?

  林军:刚开始做沙龙是我们公司请一些老师来培养研究员和操盘手,后来就变成了大家的交流园地,现在我觉得可以上升到一个比较高的高度,金融这个行当有大大小小不同的链来构成一个产业链,这个产业链中其中的一环是金融服务业,这其中又细分了很多子行业,我做的是金融服务业中的子行业,主要功能是服务,面向的是所有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员,大家需要一个信息交流平台和交往的场所。

  林军:首先它是一个好的平台,金融人士都会从香然会或多或少得到一些东西,至少得到跟金融相关的服务。另外香然会的服务是出于大家的需求,这给香然会带来发展机会,通过这种服务也解决香然会的发展问题。

  问:您收藏了不少明清时期的古董家具,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这个主题的藏品的?您收藏古董家具的目的是升值,还是兴致使然?

  林军:家具收藏这个主题开始得比较晚,是2010年购买了现在俱乐部所在的物业才开始的,以前没地方,买了这个地方之后家具就有地方放了。刚开始收藏家具的目的肯定是升值,因为我发现家具是被低估了,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人搞博物馆,2010年后,大家都在搞博物馆,而博物馆放大件才气派,所以大件升值就比较快。我以前主要收藏玉,对玉比较感兴趣,其次是对文房类的东西,文房的案头摆设。这与我们的科举制度有关,明清时期,大量的文人开始担任官职,他们对审美有很高的要求,喜欢有文化气息的东西。当时很多文房用品,包括家具都是这些达官贵人自己设计,甚至亲自督造、亲手制作的,而不是简单地由工匠制作,所以这些东西带着非常浓郁的文人气息。样稿、形状、选材,都是这些文人构思的,工匠只是把它完成。

  问:有人说古董收藏品的升值空间是无限的,也有人说收藏品的价格已经在高位了,您如何看?为什么?

  林军:一个器物的升值空间是有限的,无限的是对它背后的文化的挖掘,一旦它所代表的文化被大家所认同,它的升值空间也就大起来了。所以收藏品的价格虽然在高位,但是随着大家对文化认知度的扩大就能达到新的高位,而且我认为它还有很大的空间,因为艺术品还没有被金融化,艺术品既有商品属性,又有艺术属性,还有金融属性,它的金融属性还没有被挖掘出来,所以未来还有升值空间,我觉得下一步就是艺术品的金融管理。古玩的价值可以这样估算,一块古玉,拿相同的材料找一位现代的玉雕大师去雕,玉雕大师一个月的收入可能赚二十万,这件东西他要花六个月时间去雕,那这块玉的人工成本是120万,材料成本是50万,那这个东西总成本就应该是170万,再加上中间商的利润,可能会卖到180万-200万,但在市场上这样一块古玉还没有卖这么贵。

  问:您还参与了一些风投项目、战略性股权投资,其中不乏成功案例。请问,您在战略性股权投资方面主要考虑哪些领域?主要选择哪些类型的公司?

  林军:目前只考虑金融领域,第一是有创新的,第二是刚刚形成气候的,第三是被政策所允许的子行业。比如说政府大力发展私募,肯定会有一大批私募公司成长起来,中国近十四亿人口,而目前就四千多家拿到私募牌照,股民都近一亿,四万家才合适。

  问:您目前主要的精力放在哪个或哪几个领域(交易、俱乐部经营、收藏品、股权投资……)?

  林军:目前主要是放在我入股的亿信伟业基金,因为我觉得只有做平台才能真正做大。

  问:应该说您在金融投资、股权投资、收藏等领域都赚了不少钱了,现在的您如何看待金钱?如何看待生活?如何看待投资?

  林军:刚开始追求金钱的目的肯定是改善生活品质,现在发觉原来还代表了一种比较好的心态,从而更有机会实现人生梦想,实现自我价值。我觉得生活就是一种投资,投资就是生活。人天天在赌博,天天在做选择题,因为你不知道结果如何。

  林军:不同的人生阶段对自己的要求是不同的,实现人生的理想、目标也是不同的,在某一个阶段把自己想达到的目标完成,那你至少是幸福的。达到这个目标之后,就需要设立下一个目标,不然就会很迷茫,你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和意义。哲学上讲到,人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你来干什么。目前我觉得幸福是一种感觉,生命是种体验,不断地体验幸福和苦难,人生五味杂陈,不去体验是不应该的,只要是被这个世界所认同的真善美都应该去体验,遇到苦难也应该有乐观的心态。

  终有一天,经过我们的努力,未来的世界将没有贪婪、偏见、私欲和对抗,只有希望、梦想、尊重和安慰。我们的人生将见证这个美好世界的来到,并把自己塑造成适合未来的人。

AG真人娱乐--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